您現在的位置:藥融學院 > 線上專享會 > 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藥融學院 > 線上專享會 > 正文

Uni-Cure藥業總經理劉海清:尼日利亞醫藥市場分析及展望


發布時間:2019-08-26 藥融圈

 

藥融會第173期專享會嘉賓劉海清 Uni-Cure藥業總經理

 
 
 
 

劉海清,1996年開始就從事非洲的醫藥貿易,至今23年。2010年在尼日利亞投資了Uni-Cure藥廠,至今九年多。在九年多的時間里,發展了200多家經銷商,我們工廠年產量已經能做到30億,目前產值超億元,主要分類為抗痢疾藥,解熱鎮痛類藥,高血壓藥,激素類藥以及維生素類藥。

 

 

非洲大家第一印象一定是這個地方是又窮又落后,戰亂頻繁的地方,去那里做生意,那是“找死”!實際上非洲真的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大家可以從這里看到,非洲經濟增長全球領先,消費力提升明顯。2018年非洲GDP總量已經達到了2.3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4%,經濟總量和人均GDP都在增長。其中16個非洲國家年均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速度超過5%,對埃塞俄比亞、肯尼亞等東非國家GDP超過6%。

 

據麥肯錫統計,2017年到2018年非洲消費者支出飆升了63%,人均消費增長約55.2%。到2025年,非洲消費者支出預期或漲到2.065萬億美元,65%的非洲家庭達到享有可自由支配開支的收入水平。非洲人口結構年輕化,平均年齡應該在40歲左右,遠低于世界平均人口年齡。人口年輕化與互聯網智能設備迅速普及形成共振。2017年移動寬帶普及率達到32%,預計2022年普及率會提升至73%,屆時移動網絡用戶將超過十個億。

 

非洲目前已經成為全球投資增速最高的市場,CAGR高達46%,特別是尼日利亞,尼日利亞的IT外包業務Andela他的D輪融資已經達到了1億美元,遠超過2010年非洲融資總額。同時我們也看到肯尼亞移動醫療保健支付創業公司CarePay2019年5月份拿到了4500萬美元的A輪融資。非洲的四個國家,尼日利亞、肯尼亞、埃及、南非,吸引的資金超過總數的80%。

 

在可預見的未來里面,非洲肯定會成為充滿機遇的新型市場。


非洲的城市化進程在加快,未來的30年內,非洲是唯一人口持續增長的大陸,非洲城市人口將從4.8億增加到13個億,2020年60%的20-24歲的非洲青年將接受中等教育,而這個城市化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又會迅速帶來當地的消費升級。

 

尼日利亞是非洲第一大人口國,第一大經濟體,它的人口官方數據是2.07億,那實際數據我個人估計要達到三個億。有研究預測,尼日利亞2050年人口將達五個億,2100年人口將超中國達到15個億!尼日利亞的GDP超過3800億美元,為非洲第一。

 

現任總統布哈里剛剛連任競選成功,可見未來的四年之內,它的政局是相對穩定的,政策是延續的,它的基礎建設在加速。

 

尼日利亞的社會結構,它是上小下大的啞鈴型結構,更確切的說是我覺得目前是葫蘆型社會,貧富差距相當大。未成年人口接近55%,城鎮化率持續快速增長是49.5%,它的人口紅利顯而易見。尼日利亞已經成為非洲互聯網創業中心,他的那個移動互聯網滲透率已經達到81%,全非洲第二,手機滲透率達83%,智能手機滲透率39%。但是它也有很多問題。第一,它的電力供應相當落后,55%的居民無電可用。第二,它的貧富差距大,收入水平低,居民無儲蓄習慣。第三,城市規劃擁堵相當嚴重。第四,73%的人缺少安全的飲用水。

 

但是從這些問題來看,這也是我們的發展機會。

 

尼日利亞與中國之間的貿易往來,從1995年的2億美元增長到2015年的150億美元,20年間增長了73倍。中國在尼日利亞的影響力也在持續提升。中餐成為當地最受歡迎的高檔餐飲。尼日利亞也是第一個將人民幣加入其一籃子外匯儲備的非洲國家。尼日利亞也是唯一同中國互設文化中心的非洲國家,它共設有兩所孔子學院,26處雙語教學點,學習漢語課程的學生總數達到7000人。

 

2000年后,中國尼日利亞已經是中國在非的第三大貿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市場,中國是尼日利亞第一大進口來源國和第二大貿易伙伴。

 

尼日利亞的當地人是比較“親華”的。從這張圖表看尼日利亞對中國影響力,調查下來,正面的占83%,負面的只有9%,而同期印度尼西亞正面的只有28%,負面的有50%,印度更低,正面的只有19%,負面的60%。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尼日利亞是最具發展潛力人口大國中最“親華”的。從尼日利亞的人口數量在世界比例來看,我覺得尼日利亞的機會要比風險要大得多,這就是現在的大環境。

 

剛才分享主要是尼日利亞的一個經商的大環境?,F在分享下尼日利亞的醫藥行業。它的醫藥市場總量是30億美金,進口藥規模,18年的數據是7.89億,近8個億,仿制藥增速22%,醫保覆蓋人群比例3.5%。

 

就我個人觀點來說,尼日利亞醫藥市場遠不止30億美元。我們看到它的數據統計來源是尼日利亞的醫藥部門數據統計,而尼日利亞的醫藥部門數據統計是從尼日利亞的海關來的,那我們在這里大家肯定也有做過尼日利亞生意的,做過的都知道,在尼日利亞報關時,進口商為逃避關稅,一般都會要求出口商配合,低報至實際金額的20%到50%。這也就是說我們看它8億的進口藥的規模其中40%是從印度進口,20%是從中國進口的醫藥產品。這些從印度和中國進口的醫藥產品實際上是有水分的,所以我認為把它的水分額度就是說低報金額加上去,它整個醫藥進口市場不少于12億美元,到終端市場銷售額應該在3到5倍,也就是說單一進口藥品市場應該就有40億以上,加上他20%的本地產藥品,整個市場應該不少于50億美元。

 

 

目前尼日利亞的醫藥監管的日趨規范,這主要歸功于前任和現任的藥監局長,他們都是美國留學回來的。對藥品注冊開始實施通用技術文件ctd報批了,而且政府也支持藥品的本地化生產。本土自制保護意識也增強了,集中體現在一個是海關的關稅,原料藥關稅在5%到10%,而制劑進口的關稅在20%。第二個是注冊費,本地生產品種注冊費需要的大概是7萬奈拉,而進口藥品注冊需要150萬奈拉,奈拉目前和人民幣的比值大概是50:1。

 

所以近幾年尼日利亞的本土制藥企業能力建設有明顯提高。據尼日利亞的那個制造商協會醫藥生產商團隊(PMG-MAN)表示,PMG-MAN目前共有一百多家制藥廠商,創造直接就業人數50萬。在政府的支持下,尼制藥企業共投資了5000萬美元,升級改造已開展那個WHO的PQ認證,目前也有四家通過了認證,政府主導的醫保體系也正在逐步完善。

 

尼日利亞的醫藥市場是一個私商占比很高的市場,政府干預度很低,和其他法語區的非洲國家政府集中采購不同,尼政府主導采購的主要是抗癌之抗痢疾和疫苗類的,它在那個有時候在那個國際基金支持下,它會大批量的采購那個抗痢疾類的藥物來免費或者低價供應,但是不能持久。所以尼日利亞的醫藥市場主要還是靠私商供應為主。

 

但是實話實說,尼日利亞現在整個醫藥環境還是相當落后的,他的醫療支出比例相當低,大家可以看一下這個數據,人均收入相當于600人民幣,而醫療人均支出只有25.67人民幣,相當于我們八九十年代的水平。整個用藥水平也落后中國大概20年以上。不過正是因為這樣大家可以看到它未來的十年、二十年,它的發展空間是很大的。1990年,中國大概有20.9萬家醫療機構,而尼日利亞目前有多少?他連那個正式的聯邦醫院算進去,聯邦醫院是45家,然后州政府設立的醫院大概有108家。私人醫院醫療機構大概有一千多家,所以加起來不超過2000家。而1990年中國有20.9萬家醫聯機構,而現在的醫療支出GDP占比尼日利亞為5.8%,1990年的中國是4.6%。而中國目前2015年到2017年,它的醫療支出已經達到了1.5萬億人民幣,那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尼日利亞一旦它發展起來,它的空間會有多大?

 

我在尼日利亞經商大概23年,對尼日利亞相當了解。這里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尼日利亞的人,特別是尼日利亞的商人!首先我們看到尼日利亞很多方面,跟中國人很像,尼日利亞人的故鄉情結很重,類似中國傳統文化的家族式的長幼尊卑也很明顯。實際上他的部落文化,土王酋長制就是在這個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土王實際上就類似于我們以前的組長酋長。我的說法就是副組長和一些實際的咨詢管理人員,當然現在的部落制度已經虛擬化了,除土王外酋長更多意義上是一種身份象征。

 

這里重點介紹一下尼日利亞伊博族人,這支民族是尼日利亞的三大民族之一,尼日利亞經商的商人90%以上就是這支民族的人,不信大家可以去問問為什么會這樣?這里面是有一個典故的,因為尼日利亞1960年從英屬殖民地獨立以后,曾經有一次內戰叫做比爾福拉想把它們領地建立成一個獨立的國家,這個比爾福拉就是伊博族人,最后在另外兩大民族游魯巴族和豪薩族以國家統一的大義下把伊博族人打敗了,從此后的幾十年內伊博族人這支民族就從政府和軍事上受到排擠。

 

然后就形成了全族經商。這支民族是非洲的猶太人,失落在非洲的第八支猶太族人,這是經過考證的,以色列官商官方是承認的。他們很會經商,勤奮也狡猾,但是崇尚金錢主義,所以詐騙犯比較多,全世界最多的詐騙販數量就是從這里知名度出來的。這里還是想做尼日利亞生意的朋友要注意。要做到錢不到位或不脫手,千萬不能做放賬的生意。

 

如果實在是碰到了詐騙,或者是客戶不要貨了,一定要先要做個貨物保全!這是他不好的地方,但是總體來說尼日利亞的優點還是很多的,比如說等級意識強,對自己上級忠誠度高,勤奮。用我們中國的那個全勤獎計件工資去管理,他的工作效率要比中國人還高。當然制度要嚴密。

 

尼日利亞的政商關系相對來說比較好處。我個人觀點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進入圈子,深交朋友,廣結識。目前尼日利亞的醫藥環境競爭激烈。仁者見仁,我個人觀點競爭相對不怎么激烈。雖然假冒偽劣的相對比較多,但反過來一旦用品質打開市場,用品質樹立你的品牌,他們對你的品牌的忠誠度是相當高的。

 

那么在尼日利亞,甚至在整個非洲,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是誰?就我們醫藥來說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印度。印度人比我們中國人有天然的優勢,首先他也是英屬殖民地,語言能力要比我們強。第二,有些印度人十六十七世紀家族就過去了,扎根當地,對尼日利亞當地的人文政策理解要比我們深。第三,印度制藥工業本身也不弱,它走向國際市場和非洲市場要比我們早20年,市場占有率遠超我們中國藥品。但是他們也有弱點,產業鏈不完整,原材料大部分依賴中國進口。所以我們和印度企業競爭,我一直說我有一個美好的愿景。這個愿景是什么?我們有我們的產業鏈優勢,所以我們可以用我們上下游企業抱團出海,用中國醫藥產業園的方式去競爭,去占領非洲市場,到那個時候,印度的企業是無法跟我們競爭的。

 

希望未來有機會攜手在尼供應!


5544444

Copyright ? 2017享融(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53620號-1

親,掃一掃
關注微信公眾號
藥融云
醫藥數據庫
小程序
 
QQ在線咨詢
咨詢熱線
400-645-8518